• 视频
  • 文章
  • 演员
  • 角色
观看记录 清空
用户登录 关闭
账号
密码
幸福里的故事 国产,情,内地,年代,家庭,电视 42集全

幸福里的故事

  • 主演: 李晨 王晓晨 苏青 车晓 刘莉莉 秦焰 
  • 导演: 杨亚洲 杨博 
  • 分类: 电视剧
  • 地区: 内地 
  • 年份: 2020 
  • 2022-01-08
  • 短评: 剧情介绍:1978年,陈瓦儿、吴西凯、李墙、胡美华、许卫东几个发小儿,都进了高考考场。但成绩颁布,陈瓦儿、胡美华落榜,李墙考入财会学校,许卫东去了军校。随之他们的生活工作都拉开了差距。搭上时代脉搏的李墙在市场上捞到第一桶金,并最终娶了陈瓦儿,但后来自我膨胀抛妻弃子,堡采炒誉陈瓦儿

扫描二维码打开

剧情介绍:1978年,陈瓦儿、吴西凯、李墙、胡美华、许卫东几个发小儿,都进了高考考场。但成绩颁布,陈瓦儿、胡美华落榜,李墙考入财会学校,许卫东去了军校。随之他们的生活工作都拉开了差距。搭上时代脉搏的李墙在市场上捞到第一桶金,并最终娶了陈瓦儿,但后来自我膨胀抛妻弃子,堡采炒誉陈瓦儿屡遭生活的打击却不屈不挠最终创办知名企业。远走美国的胡美华却变身金融家返回了阔别多年的金融街。许卫东在守卫边疆的艰苦环境里,成长为一名军事过硬的军官。踏实本分的吴西凯,毕业分配到区里做了一名基层干部。同在一条起跑线上,枪声一响,每个人选择了不同的目婆故己标向前奔跑,命运的起承转合又时不时地把大家拉到一起,翻求键茅看着那些胡同牌楼老街道,这里已是世界的金融街。剧照

  京味大戏《幸福里的故事》于10月9日起登陆北京卫视。该剧由韩三平担任总监制,杨亚洲、杨博执导,李晨主演,以改革开放浪潮下的北京城为背景,聚焦西城金融街的发展变迁。作为一部京味题材作品,《幸福里的故事》从北京特色的胡同文化出发,讲述了生活在“幸福里”大院的几户人家,以“幸福里”中一个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为主线,面对生活中不断出现的磨砺与挑战,他们的爱情也几经沉浮考验,在分分合合中逐渐探寻到“幸福的真谛”。

image.png

  杨亚洲再导“京味戏”

  从2001年执导的首部电视剧《空镜子》开始,导演杨亚洲就与京味题材作品结下了不解之缘。《浪漫的事》《八兄弟》到近几年在北京卫视热播的《嘿!老头》,质朴真切的情感表达、京味十足的布景台词,让杨亚洲不仅数度将飞天奖、金鹰奖等行业奖项收入囊中,更收获了来自观众的广泛认可。再次接拍京味戏,与自己之前的作品相比,杨亚洲希望《幸福里的故事》可以做出点不同的东西,“我拍了很多北京戏,以前拍的都是一个横断面,而这部戏有着四十年这样的一个跨度。我想通过北京的一个小院,通过胡同里的一群年轻人,来影射出几十年来中国的变化、北京的变化。”为了这一主旨,在确定剧目色彩风格时,杨亚洲就决定摒弃传统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灰色胡同感,采用更加明亮的“红墙绿瓦”作为创作基石,从最初的置景到后续人物的塑造,都秉持着这一框架原则,“像我以前拍的北京戏,或者我们看过的很多北京戏,在那个年代大概都是既定的黑白灰调子。我希望这部剧中能传达出一个新的感觉,这里有红墙,有绿瓦,有温暖,有感动。是一种暖暖的、懒懒的,蕴藏着北京的那种包容,胡同在变迁,但不变的依然是那红墙绿瓦。”

  通过人的变化来折射北京的变化,杨亚洲用这样的方式来呈现全剧的主线。在他看来,“变化”不是说盖了多少楼、城市怎样扩张,而是通过“人”为载体来铺展出时代的变迁。“每个时代都有那个时代的痕迹和烙印,每个时代就像一粒一粒珍珠一样,通过电视剧里的各个人物,把时代的变迁串联起来,这样就做成了一部作品,也成就了一个个人物。”剧中,杨亚洲抓取到每个重要时间节点,如考大学、考文工团、待业做临时工、去深圳下海等,这些都是对主人公十分关键的人生转折点,也是能够激荡起几代人情感共鸣的时代记忆。“三四十年的岁月浮沉,我特别希望能够让大家看得感动,能够看到我们经历了什么,觉得平实但不平庸。而所有人世间的关系也都围绕一个字‘爱’,用爱去感受沧海桑田。”

  全剧最打动杨亚洲的,就是两位主人公李墙(李晨饰)和陈瓦儿的爱情。对于如何安排这两人的交织,杨亚洲选用了一首传统的北京小曲——《探清水河》。“这首歌让他们相识,相当于是一首定情歌,包括在整部剧里也是贯穿始终的一种感觉。他们后来因为考试、家庭的一些因素产生了矛盾冲突,但最后兜兜转转还是走到了一起,又回到了这首歌,像是在歌曲中一起走过了几十年。”此次是杨亚洲和李晨继《草帽警察》的第二次合作,他对李晨的最大感受依旧是“真诚”,“李晨是一个很真诚的人,这种真诚是他塑造角色的最基本保证,也是一个法宝,他在创作上的态度决定着他会演好这个角色。因为李墙本身就是一个很单纯很执著的人,不管是为了理想还是爱情,认定了就是认定了。

image.png

  “大家这次只是把身上没有那么多光环的一个普通孩子做成了主角。”李晨认为李墙在那个年代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一个角色,可能在上学的时候没什么能耐,但通过社会上的历练和一些人情世故的碰撞,最后都慢慢地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其实从小到大我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当年班级里的小玩闹,有选择出国的、独自闯南下的、下海经商的等,每个人都是一段故事,把大家的故事结合在一起就能反映出一个时代的进程。”

  李晨用“少年、搞笑、执著”这三个关键词总结了李墙的人物特性,相较于“心态永远年轻”的少年和“玩着玩着就成功了”的搞笑,李墙的执著显得格外深情。剧中李墙对陈瓦儿的追求几近疯魔,即使两人坎坷的爱情三起三落,李墙对待这份感情的心却始终不渝,对此李晨作出了解读,“因为李墙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从小情感依赖比较单一,而且他又是那种说到就要做到的孩子王,‘今天一定要把她追到’就形成了他的初始情感设定。”

  • 1集

北京的胡同里,混混小魔王李墙因一名外号玉面狐狸的女生而打起架来,这一架轰动了整个胡同院里,院里的退伍兵人孙大胜为老金夫妻报信,二人的儿子李强在外边打架,金大妈认为不可能,李强已经好些年都没有打架了,院子里看热闹的周大妈乐呵一笑,认为李墙这辈子都戒不了打架,当年他正是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金大妈却十分偏袒自己的儿子,她认为就算是李墙打架,他也一定是常胜将军。正在这时,从小跟李墙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胡美华跟李墙一前一后回家里,胡美华爱慕李墙多年,她着急想送李墙去医院,李墙却毫不心急,他在房间里偷偷透露给胡美华,他额头上的这伤口是假的。大胜当过部队的侦察兵,能保护全院,大胜却摇头婉拒,能保护这个院子的还是干过联防的金大妈。另一边,胡美华一直想知道李墙究竟是什么时候认识这个玉面狐狸的,爱慕李墙的她一直拽着许卫东,想让许卫东当自己的挡箭牌,惹李墙吃醋,可李墙却不为所动。陈瓦儿家中,陈瓦儿母亲十分心疼陈瓦儿将两条麻花辫剪了,这些年因陈瓦儿的容貌过于好看导致她一再转学,陈瓦儿的父亲决定把陈瓦儿送到她舅舅那里去,他没有办法整天操心陈瓦儿的事情。胡美华从姐夫大胜那里弄来了大鸡腿给李墙吃,大胜转过身来找不到自己的那锅鸡腿,全院都七嘴八舌帮大胜找鸡腿。未等大胜找着鸡腿,李墙从房间里走出来,他看着屋顶胡美华在抖落晾晒他的裤衩,双手直捂着眼睛没眼看下去。之后,李墙带胡美华到房间跟他说清楚,他对胡美华并没有青梅竹马的那种男女感情,他一直把胡美华当成朋友,他们顶多只是顶破天的革命友谊,再无其他。话落,李墙将鸡腿锅跟胡美华一起推出房间,胡美华将锅放在了大胜手中,回房间里哭个不停,胡美华的胡美中对于妹妹的这副倒贴德性十分无奈,可胡美华却认死了李墙,非李墙不嫁。陈瓦儿的父母带着她来到院子里,原来陈瓦儿的舅舅就住在院子里,老金夫妻俩跟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十分欢迎瓦儿的到来,个个都夸赞起了瓦儿的容貌好看,可瓦儿却刚刚在门口听到了他们每个人都说玉面狐狸红颜祸水,她语出惊人地承认了她就是玉面狐狸。周大妈当场晕倒在地上,周父为了家里着想,他不肯让陈瓦儿留下来,陈瓦儿却赖在院子不肯走,陈父无奈,直接撇下了陈瓦儿不管。陈瓦儿留在了院子里,但周父和陈瓦儿约法三章,一要求陈瓦儿和过去那些孩子一刀两段,不能再来往。二是让陈瓦儿要孝敬长辈,不得和院子里的长辈发生冲突,三是除了学校之外不得随意外出。就这样,陈瓦儿留在了院子里,也开始了新学校的生活,李墙对于陈瓦儿的到来十分关注,深深被陈瓦儿吸引着。陈瓦儿第一天进入学校,她的美貌吸引着学校里的每一个男生,吴西凯更是对陈瓦儿大献殷勤,自己换位坐到了陈瓦儿的身边。面对着所有男生赤裸裸的目光及收不完的纸条,陈瓦儿直接撂下话来,她要是再收到纸条的话就等着家长会的时候一句一句念出来给家长们听。陈瓦儿的爽直性子胡美华十分喜欢,胡美华拉起了陈瓦儿的手,直言二人以后就是好姐妹了,不管是胡同还是学校她们都一起玩。周大妈跟周大爷生怕会因瓦儿的事情跟院子里的人生分了,夫妻二人决定拿着饺子去分一分,让院子里的几户人家都聚一聚,这样也好解开街坊邻居心底里的疙瘩。院子里的几户都是爽快人家,二话不说就凑在一起聚会,可陈瓦儿却闷闷不乐的,她坐在餐桌上跟这几户人家融不到一起去。

  • 2集

胡美中跟胡美华在饭桌上感谢周家跟金家的照顾,当年金大妈将二人接到院子里,周家也对他们颇为照顾,后来大胜来到院子娶了美中,这才有了姐妹二人如今的幸福生活。胡美中时刻感恩着这两户人家,今年新来的陈瓦儿、李墙跟胡美华都要高考,她让陈瓦儿在学习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直接找她,她是一名英语老师,多少能帮助三人一些。李大胜喝完酒之后一直跟老金吐槽着心底里的苦,她退伍后没有保家卫国,反倒在动物园保卫了大象,他心底里憋屈,更何况美中嫌弃他身上有味,已经有两年没让他上床了。李大胜一直吐槽着,美中却在后边叫了李大胜一声,李大胜只好收敛起他心底里的那份憋屈,老老实实跟美中进房间。餐桌上只剩下李墙、陈瓦儿和胡美华三人,胡美华阻止着李墙喝酒,她知道李墙想考大学,李墙一直在陈瓦儿面前显摆,但她希望李墙能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李墙不服气继续在二人面前显摆起来自己的那点文化。陈瓦儿认为眼前的二人无趣至极,她知道胡美华心底里怕什么,也知道李墙心底里想什么,但她来这里半年只是为了复习功课考大学而已,等她考上了大学她就会离开,以后再也不相见。次日,李墙在家里提起他想上学,金大妈金大爷对李墙突如其来的想法十分意外,但二人皆不看好李墙,当时李墙上学可是天天被老师找,后来遂了李墙的意休学工作,李墙却突然嚷着要上学,金大妈不愿意理会自己儿子这点想法,金大爷却带着一古物遗迹来到学校的校长办公室,希望能够让李墙重回学校。当年,李墙是因打人被学校开除,金大爷为自己的儿子辩解申冤,当初李墙打的那孩子偷了学费,李墙也是见义勇为,而且李墙已经知道错了,他希望校方能够给李墙一次机会。校长坚决不肯再给李墙一次机会,金大爷苦苦恳求,校长在得知金大爷不是李墙生父,还为李墙奔波到这份上的事情,还是重新给了李墙一次机会。回到家后,金大爷将入学通知书给了金大妈跟李墙,李墙对金大爷深深鞠了一躬,感谢金大爷的帮忙。老金这一辈子都没有求过人,可为了李墙,老金还是低头求人了,金大妈想知道金大爷是如何劝动校长的?,金大爷提起校长也是后爹的身份,他当时就跟那个校长大吐苦水,二人越聊越近,校长一同情这就答应让他重新去上学了。次日,李墙重新回学校当学生,他到班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吴西凯给他让座位,他二话不说就坐在了陈瓦儿的身边。彪子之前没收了吴西凯的笔,这支笔一看就是社会风气带来的,李墙因此被请到校长办公室,他被校长训了一顿,校长让李墙好好学习,而之前金大爷带给他的那本珍贵古书,他也让李墙归还金大爷。李墙坐在陈瓦儿身边,陈瓦儿遇到一道解不开的题,她原以为李墙会解题,可李墙非但不会解,更是让学习好的吴西凯不要给陈瓦儿解题。放学后,金大妈让李墙跟着胡美华学习,李墙本不愿意理会胡美华,可一想起陈瓦儿那道题,他还是来胡美华房间,让胡美华教他功课。原以为李墙是想认真学习,谁知李墙第二天拿着胡美华教的题去教陈瓦儿了,胡美华气得落泪。

  • 3集

胡美华对李墙十分生气,李墙只好找上学习成绩好的吴西凯,以一顿酒让吴西凯帮他补习几何功课。吴西凯的功课李墙信得过,李墙转过身来就教起了陈瓦儿。二人的答案都错的一模一样,老师将二人叫到了办公室,对二人一顿批评,认为那个被抄的人一定脑子是一锅浆糊,自己不会还让同学抄答案。李墙知道这次是吴西凯耍了他,他来到教室将吴西凯揪了出来,吴西凯称他就是跟李墙开了一个玩笑而已,胡美华也为吴西凯说话,陈瓦儿走过来,这才知道三个人都在耍她。陈瓦儿当场发了脾气,她明确告诉三人,她已经转了三次学了,她来到这所学校就是为了复习功课考上大学,她求这三人能够放过她。听到了陈瓦儿的话,李墙当场做了决定,他让胡美华教他功课,吴西凯教陈瓦儿,他们用高考成绩说话。一群年轻人的梦想就这样开始,他们为了考大学孜孜不倦地复习着功课。李墙一边复习功课一边时刻关注着陈瓦儿,这周日李墙看到陈瓦儿要去吴西凯家里复习,他二话不说跟着陈瓦儿一起去吴西凯家里,放了胡美华的鸽子,胡美华得知事情后,她到小摊贩面前边吃边哭。李大胜一直想跟胡美中生个孩子,可胡美中却碰都不肯让胡李大胜碰,除非是胡美华考上大学。正在这时,胡美华吃坏肚子回房间吐了,李大胜生怕胡美华是有喜了,胡美中不相信,她想跟胡美华谈谈,可胡美华却“哇”得一下到外边水池吐了个光。这一幕被金大妈看到,金大妈也误以为胡美华有喜了,她着急地回想跟金大爷说起这件事情,认为美华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李墙的,甚至她选上了黄道吉日想给二人定亲。李墙回家,金大妈乐呵跟儿子说起李墙的心事,二人都没说明白,李墙误以为母亲答应了自己跟陈瓦儿的事情,他心底里乐呵着。隔壁传来了美中的训斥声,金大妈过去看情况,却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原来美华没怀孕,这一切只是个误会,她说什么都不会答应李墙跟陈瓦儿的事情。乌龙一场,金大妈却心底里不痛快,而周大妈也认为陈瓦儿给他们增添了许多麻烦,她并不欢迎陈瓦儿的到来。次日,陈瓦儿跟陈大胜借了自行车到青年宫,李墙也随后跟上,他因没有学生证被拦了下来,走不了正门的他只好翻墙进来,偷偷看到了陈瓦儿在练歌。陈瓦儿过来上了一节课,她将半节课的学费给了孙老师,打算下次再给剩下半节课的学费,而这也是她最后一次过来上课。孙老师知道陈瓦儿有艺术天分,她并没有收陈瓦儿的学费,并承诺让陈瓦儿想上课就随时过来上课。孙老师走后,李墙出现在了陈瓦儿的面前,陈瓦儿叮嘱李墙要严格保密她学唱歌的事情,李墙用此来让陈瓦儿跟他一起去喝汽水。李墙骑自行车载着陈瓦儿,他向陈瓦儿表白,陈瓦儿却直接拒绝了李墙,不管是一阵子还是一辈子,她都不会接受李墙,李墙却自信满满,让陈瓦儿不要将话说得过早。陈瓦儿回家,陈父看到了陈瓦儿刚刚从李墙的自行车下来,他训斥起了陈瓦儿,陈瓦儿问心无愧,而陈父在清楚钱时发现少了一些钱,陈瓦儿的弟弟精神有些问题,他呆傻蹲地上将钱吃进了嘴里,陈父为此勃然大怒,陈瓦儿护住了自己的弟弟,称钱就是她偷的,她再次挨了陈父一顿骂。从陈家出来后,李墙带陈瓦儿回去,二人一同回来的身影被满院子的人看到。金大妈带李墙回家,她训斥起了李墙,承诺李墙如果能考上大学,她就让李墙跟陈瓦儿在一起,否则没门。另一边的胡美华则因这件事情哭得不行,甚至萌生起了想要退学的心思,胡美中要求胡美华必须努力在考上大学,否则她压根没有办法跟死去的父母交待。高考的脚步越来越近,院子里的三人都奋发图强努力学习,李墙也不再一个劲缠着陈瓦儿,一直努力刻苦地学习着。这日,陈瓦儿到吴西凯家里复习功课,吴西跃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陈瓦儿这才知道吴西凯还有一个哥哥。

  • 4集

转眼已经到了高考之日,金大妈在院子里祝三位考生都能够考试成功,金榜题名,不辜负这十载的寒窗苦读。就这样,三人满怀里院子里的希望进入考场,走向他们的战场,吴西凯在考试之时扔给了陈瓦儿一张纸条,陈瓦儿捡纸条时被监考老师发现,监考老师要求陈瓦儿打开纸条,李墙为护住陈瓦儿,他二话不说上前将陈瓦儿手中的纸条一吞而尽。吴西跃回家,发现了吴西凯正在床底下蹲着,吴西凯心底里对李墙跟陈瓦儿十分愧疚。吴西跃想知道高考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吴西凯称考试当天他鬼使神差将爱情歌的歌词扔给了陈瓦儿,李墙英雄救美直接将纸条吞了,考官将二人轰出了考场,吴西凯因此跳进黄河洗不清。李墙跟陈瓦儿上不了大学,院子里的几户人家都心事重重。胡美华一直为李墙而难过着,周大爷夫妻心疼陈瓦儿这半年来的努力,认为是李墙阻拦了陈瓦儿的上大学之路。周大妈想去找李墙算账,李墙这家却一锅乱,李墙气势汹汹想要出门找吴西凯算账,金大妈跟金大爷生怕儿子出事,连忙把儿子锁在家里。吴西凯出来见胡美华,他想让胡美华帮他解释,他现在特别后悔,胡美华却让吴西凯自己去解释,否则她也没有吴西凯这个朋友。之后,胡美华回家发现李墙被关起来了,她跪着哭求金大爷放李墙出来,金大爷不为所动,胡美华透过窗户看到了一言不发的李墙,她想要陪着李墙一起复读一年。陈父来到周家找瓦儿,瓦儿却一副畏惧呆愣的的模样,华儿在房间里将瓦儿的书本碎片都吃了,瓦儿这才情绪激动,跟华儿计较起来。陈父想带着瓦儿跟华儿回家,李墙被放了出来,他冲出来向陈父道歉,陈父直接给了李墙一巴掌,对李墙怨恨至深。金大爷为了李墙跪下向陈父道歉,他没管教好儿子陈父可以打他,但他绝对不允许别人动李墙一下。因着金大爷这番话,陈父也没有再跟李墙计较,只让李墙不得再找陈瓦儿。图片版权陈瓦儿想要复读,陈母却因家里的困难狠下心来拒绝陈瓦儿,让陈瓦儿出来工作补贴家里。另一边,胡美华想要陪着李墙复读,胡美中坚决不同意,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胡美华好好上学。金大妈到陈家替李墙赔不是,如今李墙一直在家里颓废着,金大妈想让陈瓦儿和她一同回院子一趟,看一看李墙。陈父维护女儿心强,他将瓦儿没有考上大学的错误归咎于李墙,绝对不许二人再见一面。李墙知道这回是自己害了瓦儿,他想帮瓦儿重新考上大学,胡美华看到李墙独自一人坐在网球网上,她也干脆爬上来跟李墙同坐,二人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都不由得感慨时光飞快。次日,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发现了二人同坐在网球网上的身影,也说不出责备二人的话来。放榜当天,胡美中如愿看到了美华的名字出现在了红榜上,她跟吴西凯同被对外经贸大学录取。胡美华的志愿是美中最后时刻改的,美华不愿意和吴西凯上同一所大学,美中却事事都为了美华好,认为这对美华才是最好的。

  • 5集

胡美华想要将鞋子退掉,胡美中却不肯让美华退掉,虽然这一百块钱是他们好几个月的饭钱,但美华考上大学她买什么都不心疼,她希望美华能够穿上这双鞋走出胡同,走向世界,好向所有人证明她们姐妹两。李墙安慰没法再上大学的陈瓦儿,陈瓦儿却不愿意理会李墙,她家没有条件可以让她复读,她已经失去了唯一的机会。从今天开始,她不愿意再看到李墙,也希望李墙不要再缠着她。胡美华来找吴西凯,她让吴西凯振作起来出去见见同学,吴西凯不可能一辈子躲着同学不见,至少他欠李墙和陈瓦儿一个道歉。吴西跃也认为胡美华说得有理,他让吴西凯请同学们吃个散伙饭,否则他会一辈子都心不安。胡美华决定帮吴西凯,她第一个来找陈瓦儿,陈瓦儿却不愿意去参加聚会,李墙则怀着满腔怒意决定去赴吴西凯的约。聚会上,胡美华跟吴西凯都发表了自己的想法,李墙也一改之前的想法,他当场敬了所有人一杯,今日一别他们都会有新的朋友新的同学,但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只需要吱一声,他李墙二话不说会帮忙。酒过三巡,吴西凯醉醺醺想让李墙揍他,李墙本不愿意动手,可吴西凯提起他想陈瓦儿,李墙再也忍不住地对吴西凯动了手,他心底里很明白考不上大学对陈瓦儿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就在这时,陈瓦儿出现在聚会上,她看着眼前狼狈的几人忍不住一笑,也祝幸福里的他们都能幸福。陈瓦儿本没有复读的心思,可班里有好几个同学都决定复读,陈瓦儿也动了复读心思,但她回到家看着穷困潦倒的家庭,还是开不了口想要复读,只能硬生生将自己的想法咽回去。而后陈母在家里发现了陈瓦儿偷偷复习的资料,她对于自己跟家里的无能为力而倍感难过。另一边,胡美中因为胡美华考上大学倍感欣慰,她辛苦将美华拉扯长大,如今美华总算是完成了父母的心愿,但她对美华还有更高的期望,她想跟美华一起出国,李大胜听到胡美中的话“啊”地惊愣了一声,这意味着他距离当爹的日子又更加遥远。陈瓦儿的妈妈身体不舒服一直吃着药,她想要停了下个月的药省钱给瓦儿复读,陈父却摇头轻叹,他们如今的情况根本不支持瓦儿复读。如果瓦儿复读后考不上大学还是一回事,瓦儿要是考上大学了以后花钱的地方可多着呢。家里但凡要是有点闲钱,他也不会让孩子受这委屈,瓦儿生在了他们这个家庭,没有好命,也只能认命。之后,陈母带着儿子来到院里,她想跟周大爷借两百块钱,周大爷刚被厂里扣了奖金不愿意借,陈母知道自家哥哥的意思,她拉着儿子的手一言不发离开。周母知道陈母是为了瓦儿来的,她连忙追了出去,将家里的两百多块都给了陈母,让陈母好好安顿这笔钱。金大妈跟李墙说起日后的打算,李墙决定要去塘沽,仨儿说塘沽有个洋货市场可以做买卖。金大爷想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认为李墙在撒谎,正当金大爷想要问清楚时,金大妈却气极地表示不愿意再理会李墙,管李墙日后的打算是什么。金大妈拉着金大爷离开,金大爷称他下午碰到鼠仨,鼠仨问了他考古队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溏沽一事,金大妈哪不知道李墙是在撒谎,但她不愿意再理会李墙,她料定李墙准是准备给陈瓦儿淘换钱去了。金大妈嘴上说着不管儿子,可心底里还是放不下儿子,她跟金大爷半夜来到李墙房间,却发现李墙已经不见踪影,不由得深深担忧起李墙。胡美华将同校的吴西凯约出来,她话中有意地提起了陈瓦儿欠复读学校的事情,如今李墙失踪一定是去给陈瓦儿赚学费了,她希望吴西凯能够帮陈瓦儿将学费交了,李墙就会回来了。

  • 6集

陈瓦儿收到复读学费已交的通知时倍感意外。陈父误以为是李墙交的学费,陈瓦儿却明确表示她跟李墙已经不再联系了。陈母将周家的钱还给了周家,她感谢周家帮陈瓦儿交了学费,周大妈跟周大爷却不知道这件事情,二人思来想去认为最有可能替瓦儿交钱的是吴西凯,吴西凯也十分喜欢陈瓦儿。同样认为是吴西凯交钱的还有胡美华,胡美华夸起了吴西凯,吴西凯却一阵纳闷,原来学费不是他交的,是李墙交的。听到李墙对陈瓦儿的上心,胡美华落泪大哭。胡美华找上鼠仨,她想知道李墙的下落。鼠仨奈何不了胡美华,只将李墙的下落告诉胡美华。得知李墙去挖煤了,胡美华二话不说来矿洞找李墙,她看到了脏兮兮的李墙一点儿都没嫌弃,只紧紧抱住了李墙,帮李墙洗干净手。李墙带胡美华来吃饭,胡美华却一点没吃,饥肠辘辘的李墙吃了两大碗面,胡美华心疼李墙,她想要让李墙跟她回去,她可以给李墙钱,帮李墙找工作,李墙在这里拼死拼活,陈瓦儿非但不会理解李墙,更不会念着李墙半分手。李墙不为所动,胡美华将钱砸在李墙身上,李墙却一点一点捡起钱还给胡美华,陈瓦儿考不上大学是因为他,他必须用他的力气还了这个债。胡美华从煤窑回来就找上陈瓦儿,她想了解陈瓦儿的所有,她会愿意把她的所有告诉陈瓦儿。陈瓦儿知道胡美华的故事,胡家姐妹从小就父母双亡,胡美中为了美华只能上大专,如今美华已经上大学了,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的。胡美华也提起了陈瓦儿的过去,陈瓦儿自小在青年宫学唱歌和跳舞,她的歌唱比赛一直拿奖,初中时成绩中游,而高中却因频繁转学而急速下滑。陈瓦儿没有想到胡美华知道这么多,听到胡美华羡慕她,尤其是李墙对她的感情,她摇头苦笑,不愿意再提及李墙,胡美华没有想到陈瓦儿这么狠,她觉得是陈瓦儿辜负了李墙的心思,陈瓦儿当着胡美华的面哭了起来,她并没有表面的那么潇洒,她不愿意拖累李墙,这张好看的脸给她和家庭带来了极大的负担。陈瓦儿第一次说她在乎李墙,胡美华哭着决定退出这场感情,她将李墙挖煤的事情告诉陈瓦儿,希望陈瓦儿能将李墙带回来,她也清楚地知道李墙的眼中一直没有她,李墙喜欢的是陈瓦儿。陈瓦儿来到煤窑找李墙,发现了累得在煤车里睡着过去的李墙。陈瓦儿十分心疼李墙,她哭着抱住了李墙,不愿意再松开李墙的手。这是二人的第一次拥抱,二人彼此靠近着对方,近到他们能感受得到彼此的呼吸。另一边,胡美华跟吴西凯去看电影,她将自己去找陈瓦儿李墙的事情告诉吴西凯,难过地靠在了吴西凯的肩膀上。吴西凯鼓起勇气抱住了胡美华,胡美华也主动提起要跟吴西凯在一起,彻底放下李墙。从影院出来后,吴西凯第一次牵起了胡美华的手,二人一同走回学校。李墙跟陈瓦儿一同回院子,二人算是默认了关系。青年宫的孙老师提起部队文工团的招生名额,让陈瓦儿考虑考虑,陈瓦儿问过李墙的意见,决定试着考一考,这对她来说是一个改变的机会。

  • 7集

李墙为了陈瓦儿进文工团的事情找上李大胜,让李大胜找之前的首长说一说。为了保险起见,李墙还病急乱投医找上了吴西凯,让吴西凯帮帮忙。文工团在新疆,吴西凯认为李墙不应该把陈瓦儿送去文工团,李墙希望陈瓦儿能够走向自己喜欢的路。另一边,陈瓦儿跟胡美华也提起了文工团的事情,陈瓦儿知道文工团在偏远的新疆,但她不愿意留在这里,胡美华也坦承跟陈瓦儿提起她跟吴西凯在一起的事情。胡美中得知美华跟西凯在一起了,她一改之前的态度,十分赞成二人的恋情。金大妈得知美华已经跟李墙无望,她也一改之前的态度,主动找上了陈瓦儿,慰问起了陈瓦儿家里的情况,想知道陈瓦儿是不是非去文工团不可。陈瓦儿不想让自己后悔,金大妈也直言她只有李墙一个儿子,如果陈瓦儿决意要去新疆,她就跟李墙断了,新疆文工团跟李墙她只能选择一个。李墙知道金大妈找上了陈瓦儿,陈瓦儿一直想着金大妈的话,想跟李墙分手。李墙只称陈瓦儿想多了,他们二人压根就没好谈什么分手,陈瓦儿有些生气李墙的话,他们都拉过手了,可李墙却没有承认他们之间的感情。吴西凯得知美中知道恋情的事情,他有些害怕美中,吴美华有些生气想分手,吴西凯却紧搂住有美华,坚决要跟吴美华在一起。李墙送陈瓦儿到考场,陈瓦儿临进考场却不想考了,她不愿意和李墙分开,李墙却将陈瓦儿推送考场,坚决要她完成自己的梦想。随后,吴西凯跟胡美华也陆续来到考场,吴西凯因着家里的关系可以直接进考场,他告诉瓦儿,他已经给瓦儿铺垫好了,让瓦儿放心考试。胡美华跟李墙在外边等待,胡美华有些酸溜溜讽刺起李墙这大包小包的模样,李墙看着胡美华这臭脾气,只让胡美华好好改改这臭脾气,别回头把吴西凯吓跑了。二人顶着烈阳看到了吴西凯出来,吴西凯是受了李墙所托,帮忙找关系,他回家让父亲帮忙这件事情,可他进了考场才知道他父亲压根就没提过这件事情。陈瓦儿考完试,李墙做东请所有人吃饭,他首当其冲感谢吴西凯。吴西凯心虚不敢接受李墙的感谢,可所有人都认为吴西凯帮忙了,陈瓦儿进文工团的事情准没错,吴西凯头皮发麻,连坐都坐不稳。不久后,陈瓦儿的考试结果出来了,陈家父母都满怀希望等着结果,陈瓦儿却跑出来第一个见李墙,她在李墙面前哭成泪人,李墙还以为陈瓦儿没考上一直安慰她,陈瓦儿却告诉李墙,她考上了。李墙回到家,让金大爷找出唯一一套西装熨烫平整了,他准备去陈瓦儿家里吃饭,而这顿饭也将成为二人的散伙饭,李墙不愿意耽误陈瓦儿。

  • 8集

李墙一身西装,梳个大背头来到陈瓦儿家里吃饭,陈瓦儿父母都感谢李墙对陈瓦儿的付出。如果瓦儿没有考上文工团,李墙跟陈瓦儿十分合适,但如今陈瓦儿考上了,她跟李墙也不再合适。李墙附合着陈家父母,他对陈瓦儿并没有那份心思。陈瓦儿干了眼前这杯酒,嘴角自嘲一笑,原来只有她一个人想多了,她是真的想和李墙过一辈子的。吃完饭后,李墙准备离开,陈瓦儿想要让李墙开口挽留她,只要李墙开口她便不走了,李墙为了陈瓦儿着想只好狠下心来离开。另一边,院子里宴请吴西凯,主要是庆祝吴西凯跟胡美华之间的事情,金大妈在吃饭时提起陈瓦儿、吴西凯、李墙和胡美华之间的事情,吴西凯倍感尴尬。胡美中不愿意金大妈再提这件事情,金大妈却一口一个胡美华是她之前看准的儿媳妇,因此她跟胡美中在吃饭时吵了起来,一群人连忙劝着二人,胡美华却一言不发。陈瓦儿进了部队文工团,送别演出时身边多数人的家属都到场,陈瓦儿却深知自己今晚不会有任何人到场,不管是自己的父母还是李墙都不会到来。殊不知,就在陈瓦儿上台唱《我爱你中国》时,李墙带着华儿跟陈母到场,陈瓦儿唱一半就顿住了,李墙看着台上的陈瓦儿一阵着急,他在观众席上也唱起了这首歌,陈瓦儿随着李墙再度热泪盈眶地唱了起来。一年后,李墙在院子里满肚子烦心地弹吉他唱歌,胡美华知道李墙在跟自己较劲,她想外出看一看李墙,却被胡美中拦了下来。金大妈那屋也好不到哪去,金大妈担忧儿子一直愁苦着,金大爷却让金大妈放手,孩子长大了会飞了,不能一直拴着他。而周大爷那屋则为陈瓦儿抱不平,当初如果不是李墙搅和,陈瓦儿也不会被文工团退了回来,跟着陈父到车站卖票。如今陈父看陈瓦儿看得可严了,纵然李墙心底里再放不下陈瓦儿,他们二人也绝无死灰复燃的可能。陈瓦儿一年前那头杂碎短发已经变成了干净利落的漂亮短发,她这一年长得越发水灵好看,一直随着陈父在车上卖票。这日,李大胜坐车准备回家,他刚从动物园出来忘了换工作服,身上的难闻味道令乘客感到不满,陈瓦儿替李大胜解围,认为李大胜的工作十分可敬,李大胜深感陈瓦儿如今的善解人意,他在陈瓦儿的殷切希望下告诉陈瓦儿,院子里的人一切都好。

  • 9集

陈瓦儿随着陈父回家,发现华子在外边被当成活宝耍,他勃然大怒,可华子却玩心重,他听不进陈父的话出了房间,陈父气不打一处来,也接着责骂起了陈瓦儿,让陈瓦儿不要再惦记着李墙。陈瓦儿到食堂打饭吃,她手中端着一碗鸡蛋汤,却被旁边的一个人撞倒,其他同事都捧腹大笑,没有一个人要上前帮陈瓦儿。陈瓦儿见怪不怪,她捡起打翻掉的鸡蛋,坐在一边独自一人拌着白米饭吃。胡美中请了吴西凯过来院子里吃饭,李大胜按胡美中交待的外边大采购,准备好好请吴西凯一顿,吴西凯可是胡美中看准了的妹夫。谁知,吴西凯吃饭时迟到了,胡美中十分不开心,认为吴西凯是在跟他们摆谱,但吴西凯一来就给胡美中带了礼物,把胡美中哄得开开心心,反倒是胡美华之前听了胡美中的话,不由得怪起吴西凯的迟到,吴西凯连忙赔不是。车上,一老太太不小心踩了一小伙子鞋子,她向小伙子道歉,可小伙子却称他脚上的鞋子是香港名牌的,不依不饶,要求老太太给他擦鞋。陈瓦儿过来替老太太解围,小伙子不肯善罢干休,坚决要老太太擦鞋,陈瓦儿不愿意让老太太受委屈,她蹲下身来好声好气地替小伙子擦鞋。这一幕被车上的金大妈金大爷看到,陈瓦儿到终点站后和二人说了几句话,二人让陈瓦儿要好好保护自己,而陈瓦儿在上车时趁着陈父不注意扔下一封信,打算让二人转交给李墙。回家路上,金大妈跟金大爷一改之前的态度,二人一直赞赏着陈瓦儿,认为陈瓦儿十分仁义。次日,陈瓦儿出车,车上鱼龙混杂,各类人群都有。一女生在车上喊着钱包丢了,陈父将车开到派出所,警察上车查案。李墙戴着口罩跟墨镜坐在车上,面对警察的审问,李墙一直不肯摘下口罩,奈何不了警察的严厉,李墙只好摘下墨镜口罩。陈瓦儿对于李墙的出现十分意外,她为李墙作证这件事情跟李墙没有关系,李墙想否认他认识陈瓦儿,陈瓦儿却一口称李墙就是她的男朋友,二人是高中同学。李大胜一直爱着胡美中,他知道胡美中喜欢西餐,所以笨拙地为胡美中准备了烛光晚餐。胡美中没有心思跟李大胜弄这些虚的,她在学校里已经十分委屈了,就因为她没有本科文凭所以她在学校的福利待遇是最差的,干的活是最多的,她不希望李大胜再给她添加麻烦了,她受的气跟委屈已经够多了。李墙跟鼠仨、彪子一直计划着赚钱,他们摆摊卖羊肉串却被居委会抓到收摊,三人只好计划起新的出路,鼠仨跟彪子想要去深圳闯一闯,三个少年怀着最纯真的梦想,想要赚钱让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过上好日子。李墙偷偷来到客运站见陈瓦儿,二人隔着车窗偷偷说着话,李墙将自己最近挣的钱给陈瓦儿,想让陈瓦儿去给家里换个彩电,陈瓦儿却不愿意收李墙的钱。

  • 10集

陈瓦儿没有收李墙的钱,李墙自见过陈瓦儿一面后就一直想见她,他再度偷溜到车上,给陈瓦儿带了许多水果。小情侣二人一直想尽办法见面,李墙更是让胡美华帮他化妆,打扮成一个黄花大闺女。看着李墙为爱不顾一切这模样,胡美华心底里不由得复杂,知晓她跟吴西凯之间并没有爱。车上,李墙魁梧的身姿令身边的大妈十分感慨,大妈认为李墙一定是一个学体育的女孩子。李墙笑了笑,他在车上喂陈瓦儿吃饺子,二人心底倍感甜蜜。这边蜜罐里泡着,吴西凯跟胡美华却发生了矛盾,二人发生第一次争吵,吴西凯当场提了要跟胡美华分开一段时间,如果要有感情就继续在一起,如果没有感觉了就直接分开。吴西凯的事情令胡美华头疼不已,胡美中十分看好胡西凯,她让胡美华主动出击,提一提见吴西凯父母的事情,只要二人见过家长了,就能将事情定下来,感情这种事情培养着培养着就有了。李墙为了陈瓦儿已经好几天没出摊了,鼠仨跟彪子都认为李墙重色轻友,二人给了李墙一个月时间,如果李墙再这样儿女情长下去的话,等二人边防证下来,他就直接带着仨儿奔深圳闯荡了。李大胜一直想和胡美中生个孩子,可胡美中却对这件事情抵抗得很,不愿意让李大胜碰自己半丁点儿。胡美华在学校一直找吴西凯,她找到了吴西凯让吴西凯吻她,吴西凯因此被撤销了学生会主席的职位。胡美华看着吴西凯一副后悔难过的模样,认为吴西凯根本就不爱她,对她存有的只是责任。吴西凯为证明自己的爱丢了他最看重的职位,他这会儿压根就听不进胡美华的话。胡美华失魂落魄回家,正好胡美中在她房间,她跟胡美中同时隔许久一起同睡。胡美华知道胡美中跟李大胜吵架了,胡美中也知道胡美华吴西凯二人分手的事情,她想让胡美华去跟吴西凯道歉,二人十分般配。次日,吴西凯主动来找胡美华,他向胡美华道歉,不愿意跟胡美华分手,二人再度和好。陈瓦儿生日,李墙在车上为陈瓦儿准备了生日蛋糕庆祝,可陈师傅一个急刹车,李墙直接脸栽在了蛋糕上,将陈瓦儿逗得大笑。周大妈带着金大妈来到陈家,金大妈跟陈大妈唠嗑,一直夸着陈瓦儿,想撮合陈瓦儿跟李墙之间的事情。陈大妈被金大妈夸得开心,她跟金大妈谈话起来毫不生分,也决定跟陈父好好谈谈二人之间的事情。完成事情后,金大妈笑逐颜开地离开,她虽然一开始对于陈家的贫困有些震撼,但还是接受了她家的条件,只要陈瓦儿人好,其他她都不介意。李墙跟鼠仨彪子约好了练摊,李墙舍不得陈瓦儿辛苦,好不容易今天陈瓦儿今天有空,他想带陈瓦儿去看电影,陈瓦儿却不好意思爽约,还是跑着李墙去练摊。夜晚,四人组成三个小摊,李墙跟彪子相互配合,将客人都引到陈瓦儿的摊子前。

猜你喜欢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爬虫  -  网站地图

© 2022 www.kansmdy.com Theme by Inkedus